首页
> 新闻资讯 > 市县动态

外贸市场突发收汇“灰犀牛” 宁波企业如何避险?

发布日期:2018-07-20 10:04 信息来源:省商务厅政务网

“做外贸十多年,一直顺风顺水,万万没想到,最后加拿大的这个老客户大客户会突然出险,给了我当头一棒。”宁波市照明行业协会常务副会长、宁波亚茂光电董事长曹茂军感慨万千。

本周三下午,中国信保宁波南三县办事处向宁波亚茂光电股份有限公司开具了赔款通知书,该公司获得赔款2382万元(折合美元约360万)。据悉,这是今年以来,宁波出口信用保险最大的单笔赔款。

当前国际环境错综复杂,外贸风险正向全球扩散,发达国家市场中尤其是大客户、老客户的收汇风险正在成为外贸领域的“灰犀牛”。一旦它们发生坏账,往往令出口企业伤筋动骨。专家建议,要以多种形式防范风险,除了在企业内部建立一套科学有效的出口信用管理机制外,还应注意开拓发展中国家等新兴市场,尽早布局,分散风险,扩大产品影响力。

“灰犀牛”降临,给了老伙计当头一棒

据了解,此次涉案的加拿大买家,是一家资质较好的中间商,一直为美国某大型超市供货。多年来,与亚茂光电保持着良好的合作关系。2016年,该买家与亚茂光电签署五年战略协议,约定第一年订单货值1000万美元,第二年3000万美元至5000万美元,此后逐年增加。

然而这一切,却在2017年下半年戛然而止。当时,美国某大型超市为了供货方便、提升知名度,决定舍弃自有超市贴牌,将所有照明产品改用GE品牌。

受此事件波及,亚茂光电的订单一下子化为乌有。屋漏偏逢连夜雨,加拿大买家公司的经营状况也出现问题。但彼时亚茂光电已向该加拿大买家连续出运多票照明产品,应收账款金额总计达到796万美元。等到去年12月中旬最后一票货出货,催款已经来不及了,亚茂光电这才慌了。

“实际上,依据我们向中国信保提出的出口信用保险限额申请,获得的买家授信额度仅400万美元,这意味着每个账期只能在400万美元范围内循环出货。”曹茂军坦言,但是当时一心只想着尽快出货,却扩大了风险敞口,压根没想过会有收款问题,不料形势急转直下,加拿大买家将货款挪作他用,失去履约能力,出现了严重的还款拖欠。

为了最大程度减少损失,中国信保宁波分公司接到报案后,第一时间介入跟踪处理,成立专门理赔追偿小组,并根据保险合同约定,在单证齐全、拖欠达到约定期限后立即进行定损核赔。

前天,对着台下众多的宁波外贸同行,手握2382万元赔款支票的曹茂军心有余悸,“有了保险,大家也不要完全放松警惕,授信额度400万美元,那就只能放账400万美元,千万不要超出。”他表示,幸好企业运行正常,还没达到一定负债比。

风险无处不在,时刻多留个心眼

亚茂光电的遭遇,折射的是全球贸易风险尤其是欧美市场风险不断加大的态势。当前,受逆全球化思潮影响,国际信用环境出现恶化,出口企业面临的贸易风险骤然加大。据了解,在全球经济体中,欧美等传统市场由于所占份额较大,在相关报损案件统计中,无论数量、金额占比均居高不下。

“很多出口企业认为发达国家市场较安全,但亚茂光电的经历充分说明大客户老客户并非一定可靠。即便与国外老客户做生意,也需多留个心眼。”中国信保宁波公司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无论新老市场,企业能不能及时足额收到货款,关键要看买家付款意愿和能力,即使大客户,也难免受到市场变数较大、融资环境恶化、现金流不足的拖累,企业要时刻保持警惕,在货物出运后没有收到货款前,都存在一定的收汇风险,不能盲目乐观。

与此同时,新兴市场在外贸领域中发挥的作用正进一步凸显。从经济份额来看,按购买力平价计算,2017年新兴经济体在全球GDP占比上升至59%。去年,新兴经济体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已达80%,成为推动世界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

统计显示,今年上半年,中国信保宁波分公司对新兴市场承保共计27.5亿美元,同比增长19.3%,高于整体增速3个百分点。一个显而易见的趋势是,甬企已经将新兴市场开拓作为避险的一大手段。

新兴市场布局,及早谋划

7月16日,据国家货币基金组织发布的最新预测显示,该机构下调了对日本、德国、法国、意大利、英国以及欧元区整体的经济增速预期。而对俄罗斯、南非、墨西哥和尼日利亚则保持不变。

“一般人看来,外贸出口领域,发达国家是传统市场,其他新兴经济体、发展中国家则是新兴市场。但在宁波老外贸眼中,早已没有‘新旧’之分。”中国信保宁波分公司业务一处处长助理孟祥龙指出,由于新兴市场开拓良好,宁波企业正在收获其经济增长的正向红利,以分散国际贸易的系统性风险。今年上半年,中国信保为宁波企业新开发的海外买家批复信用限额9921个,合计金额46.6亿美元,占全国总额的8.4%。

“原先我们也以欧美市场为主,早年仅美国市场就占了公司出口40%,但近年来,东南亚市场的订单有较大增长,现在美国市场份额差不多回落到30%。”浙江月立电器有限公司外销总监厉力众表示。

对于服装企业而言,“新兴市场不新”也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了。“光是‘一带一路’,我们都走出去好几年了,另外金砖国家市场也发展得很好。”宁波东方宏业进出口有限公司总经理徐建昌坦言,自己担心的反倒是新兴市场的汇率波动问题,因为偿债货币利率汇率的变化往往成为风险触发的重要因素,希望政策层面上进一步推动用人民币结算。

专家表示,应对外贸风险,出口企业一方面可以借助大数据中出口信用保险公司掌握的国外买家的风险调查评估,准确选择新老市场的贸易对象,先查资信,再签订单。与此同时,在企业内部也应建立一套相关的防范机制,完善危机预警和应对“工具箱”。不盲目冒进,一旦事件发生,要及时寻求各种债权保障。


(宁波市商务委员会供稿)

打印关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